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大奖88pt注册忘记密码

大奖88pt:至少我们不能余秋雨(彦文杯征文获奖感言)

发布于:2013-01-10 09:59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POLO哥
  一篇文章蕴涵一个时代几辈人的命运,其辛酸和无边的凉意又建立在完全没有虚构的基础上——这是拙文《像锤子一样幸福》得以存在的唯一价值。
  文学之美感往往来自于作者的想象,事实上,现实生活的残酷和奇特,都远远超乎作者的创意。我们所经历的时代,只有你想不到的事,没有不可能产生的荒诞和凄绝。所以,写实的文字,往往比玩技巧、玩抽象、玩意境的塑料花般的文字,来得酣畅,来得草根,来得直入人心。
  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欣喜地发现本埠的“忽然花开文学网”,从某种程度上说,也是故乡的这些青年才俊,让我开始从厌倦的IT回归心灵的归属。但是,我很快失望而内心生凉了。我很悲哀地发现,在21世纪的今天,一部分文字确实很好的写作者,为文的观点,所表述出的内容实在令人不敢恭维。体制的黑幕已经遮住了他们的眼睛,为赋新词强说愁固然糟糕,但至少我们不能余秋雨,人格缺失,在那粉饰太平,歌颂“盛世”,即便你把文学技巧玩到极致,获得再多的官方褒奖,公道人心,自在民间。
  近期的“南周事件”,一些流氓学阀和丧失良心的媒体大加攻击,涂脂抹粉,睁眼说瞎话,也许于他们的眼里,那些人是走狗,是反动派,是一群犯上作乱的不安定分子。但是于我的眼里,面对这样一群敢于挑战强权,有着良心和担当的媒体人,我自觉惊惕惶恐而卑微。我觉得有他们的存在,吾与汝皆有荣焉。
  当今社会,网络为王。越来越多的网民都趋于理性,都对中国的社会看得更加清晰。人们来到世间,带走一些东西,留下一些东西,我们应该学习那些好的,批评那些坏的,正视那些该正视的,这才是最健康的价值观。
  我行文向来扯蛋,但是我深知自己内心的方向。我以前在论坛里和人辩论时说过,泛黄卖笑的行文,无非是对操蛋生活的一种调侃以及命运的抗争,当然,也是一种行文技巧。肤浅的人看到的只是文字表面的淫荡,而淫荡的背后,是人世苍茫,是当下现世焦灼的倒影。
  我想,这一抹淡黄总比蒸发着腥味的血红要好得多吧。四九鼎革以来,这个国家的戾气太重,草民活得太累了,草民很憋气,于是浪里挑灯把蛋扯,小黄一把吧,敬希各路君子贤士鉴谅之!
  碧草丛中埋猛士,白云深处有遗贤。我还差得很远,我就是一个在web2.0耍耍流氓、游戏风尘的孩子,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,说一些自己想说的话,仅此而已。当然,偶尔玩嗨了的时候,惹祸上身,我也会找出曾轶可老师当年的金曲——《我还能孩子多久》,作为自己的挡箭牌。
  感谢主办单位,感谢我所陌生的诸位评委,感谢母校潼阳中学,感谢我高二时期的语文老师唐老师,十年前您在每次写作课上读我作文的场景历历在目,而深感惭愧的是,您的名字学生早已遗忘。
  最后我要说,与诸位作者一起,分享本届奖品,是我的荣耀。谢谢各位!(2013/1/8)
责任编辑:admin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