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大奖88pt注册忘记密码

大奖88pt:红尘轮回,你我相识在生命的深秋

发布于:2016-01-27 15:22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走过人间千百回
  曾经相信天下皆是缘,爱过之后才知道,缘份无非是在适当的时候错过,又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,这一份迟到的缘份只会带来无尽的伤与痛,珍惜拥有把握现在,才是最真实最永恒的幸福。
 
  ——题记
 
  (一)
 
  又一个秋季到来了,不知不觉间雪和丈夫结婚已有五个年头了。这些年来,雪依旧像年轻时般郁郁寡欢,海总是想方设法逗她开心,雪呢?是强装的笑颜,其实雪知道自己并不快乐。虽然海是那么的深爱着她,可雪总觉得生活像是缺少了点什么,具体是什么又说不清,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着。
 
  生活过于平淡乏味了,每天的上下班,每天的烧饭做菜,每天的对着窗外发呆,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一点可以激起生活涟漪的东西。
 
  也许雪和海的结合本身就是一种错误,年轻时候追求雪的人那么多,他不是雪的至爱雪却偏偏选择了他。婚后的日子平淡如水,有时候雪也会想到背叛,想到逃离,可感情上留下的伤痕又让她力不从心。雪是一个软弱的女子,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的挣扎中,她选择了逃离,决心与海就这样平平静静地生活下去。然而,命运总喜欢捉弄红尘中的男女,这一切都在认识枫之后被彻底地改变了。
 
  认识枫,除了说是上天注定,雪找不到更好的解释。
 
  那是一个周六的夜晚,时值深秋,窗外那片火红的枫林在秋风中瑟瑟作响,落叶纷纷扬扬,在轻风中打转、飘落。雪坐在窗前,眼睛空洞洞地望着漆黑的夜空,手中的笔在纸上百无聊赖地乱涂。
 
  海是一个建筑工程师,晚上经常在工地上加班,如今他还未回来。雪一个人守着这偌大冷清的房间,又一次感到心灵的空虚与落寞。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,是好友晴。晴看看雪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走进来叹道:“唉,我的大作家,又在作茧自缚了。”知雪者,莫过于友了,她知道雪过得并非如别人口中所说的幸福快乐。
 
  “走,到‘星海’娱乐城去,听说今晚那里搞了很多节目,去看看,或许你会开心起来的。”向来,雪是从不到那些地方去的,可那晚却鬼使神差地跟了去。
 
  走进“星海”卡拉OK歌舞城,那里早已是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。霓虹灯在头上闪烁不停,嘹亮的音响震得人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,青年朋友的吆喝声、起哄声此起彼伏。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,雪有点退缩了,晴硬是拉雪在靠台前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。
 
  不多久,节目开始了,主持人用甜甜的嗓音宣布今晚的内容,在座的朋友们可以自由发挥到台上唱一支自己最喜欢的歌曲,然后在这些人中评出最佳男歌手和女歌手,将有大奖赠送。场上顿时人声鼎沸,大家都跃跃欲试。
 
  “雪,你不是很喜欢唱歌的吗?去试试吧,你的歌喉那么好,很可能捧个大奖回来。就算落空了,权当是一次娱乐吧,放松放松。”禁不住友的一再规劝和纵容,雪也有点蠢蠢欲动了。
 
  在一支支优美的歌曲结束后,主持人在台上微笑着问:“还有哪位朋友要上来试试吗?”雪望望晴,在她鼓励的目光下缓缓走上舞台。那晚,雪穿的是一件白色旗袍,梳着有点古典风味的发型,雪的出现顿时吸引了在座人们的目光。在众人期待的眼光中,雪唱起了那首自己很喜欢的歌曲《一帘幽梦》:我有一帘幽梦,不知与谁能共,多少秘密在其中,欲诉无人能懂……
 
  与其说雪是唱歌,不如说是在用心喧泄自己的情绪,她把自己的感情全部融进了里面。歌声穿梭在人群中,场上鸦雀无声。雪真挚而深情的歌唱赢得了在场人们的认可,一曲完毕,场上掌声如雷。雪有点紧张地说了声“谢谢”,逃也似地回到了座位上。
 
  雪以为她会是最后一个演唱者,不料在她下去不久又有人上来了,一个陌生的男人,一套黑色的西装,一张英俊成熟的脸庞,一双深邃的眼睛。他的出现又一次引起了轰动,他唱的是刘德华的那首《谢谢你的爱》:不要问我,一生曾经爱过多少人,你不懂我伤有多深……
 
  他的歌声是那么的低沉和苍凉,雪从自己的经历中读懂了这个男人笑容底下那颗创伤的心灵。他的歌声勾起了雪往日那些心酸的记忆,竟让她有种想哭的冲动。台下,掌声更加激烈,评选结果,雪和他成了这次比赛中的最后胜出者。
 
  当他们两人一起站到台上领奖时,台下欢呼声四起,主持人趁机调动气氛道:“让男歌手与女歌手来个KISS,好吗?”众人异口同声地说“好”,纷纷起哄着:“男主角,主动点”,“女主角,别害羞呀”,“Comeon,comeon”……
 
  突如其来的场面让雪变得举足无措,她低着头,浑身的不自在。对方倒是挺坦然大方,他轻搂着雪,在众目睽睽下给了雪一个轻吻,但雪能感觉得到来自他身上那种可以让人窒息的气味。
 
  雪的脸更红了,心扑扑跳得厉害,奇怪,平时和海接吻时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虽然这在当时也受了一些环境的影响,但雪知道,这其中还掺杂着一份更为复杂的情绪在里面,是彼此都不想发生却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的。
 
  回到家里,生活又恢复往常的平静,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晚上发生的一切,如一颗石子轻轻掠过湖面又瞬间无迹可寻。
 
  (二)
 
  日子一天天从指缝里滑过,第二个礼拜六,在夕阳渐渐西下的时候,雪习惯性地在丛林中漫步。她踏着地上的落叶,穿过浓郁的树林,竟发觉不知何时,自己已置身于“星海”娱乐城前了。
 
  雪下意识地走了进去,依旧坐在那张桌子前,叫了两瓶碑酒,一个人自顾地喝了起来。不知是触景生情,还是酒不醉人人自醉,雪的思绪又飞回到了从前的往事中,意识渐渐地陷入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。
 
  “一个人喝酒,不觉得闷吗?”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,雪猛地一抬头,看到了他,那张见过一面就不会忘记的脸庞。是他,他真的来了,雪忽然发觉她所有的愿望都是在等待。
 
  “酒逢知己千杯少,人生难得一知己。”雪眼睛望着杯中的酒,呆呆地沉吟了一句,像是在对他说,又像在自言自语。
 
  “借酒浇愁愁更愁,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。”他坐下,倒了一杯酒,轻叹道。
 
  “你不应该来这种地方的。”雪直视他的眼睛。
 
  “你又应该来这种地方吗?”他反驳道。雪无语。
 
  是的,这种热闹的场所根本就不适合她,她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消遣内心的某些东西,而他呢?他又何尝不是一样?同样的心境让他们选择了同样的宣泄方式,命运的凑合让他们偶然地相识了,这也是宿命吗?不,雪更宁可相信这是一种缘份!
 
  “出去走走吧,这里的空气太沉闷,让人窒息。”他提议道,雪有点被动地跟了出去。
 
  外面是一片火红的枫林,那是雪经常在落日余晖下漫步的地方,在那里承载着她太多的梦想。而现在,身边多了一个人,这片枫林似乎变得特别的长,走了很久都走不到尽头。
 
  他的名字中竟有一个枫字,以后雪就叫他枫。他告诉雪,他已有妻室,雪并没多大惊讶,似乎一切都是在意料之中。雪也向他坦白了自己的一切。两人都沉默了,只是默默地走着,身边落叶在他们周围打转……
 
  “已到深秋了。”枫轻叹道。
 
  “是的。”
 
  “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候才遇到你?为什么你不早点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?”他的语气不再平静。雪怎样回答,他的话也正是雪在心中反反复复思考却始终找不到答案的问题。
 
  “或许一切都是天意吧!”雪的声音很无力。
 
  “你相信吗?每一片落叶都承载着一个梦想的。”枫随手接过一片落叶,放到雪的手心上。
 
  “可是,当落叶飘到地上,梦想也就破灭了,一切也就结束了。”
 
  “不,那不叫结束,那意味着新生,明年的春天,它又会成为大地的养料,孕育着另一个新生的生命。”
 
  ……
 
  那晚,枫拥抱了雪,在这个美丽的夜晚,雪无法拒绝,那在心中沉寂了多年的热情在此刻如火山般爆发了出来。他们热烈地接吻,像一个饥渴的婴儿贪婪地吮吸着母亲的乳汁。彼此都感到一种激情的宣泄,这让他们暂时忘却了道德伦理的存在。
 
  (三)
 
  回到家中,雪又回复了一个贤妻的角色。海似乎从雪的笑脸中觉察到了什么,他常会说雪,近来你好像开心多了,雪掩饰着说最近看了几本颇有哲理的杂志,心里坦然多了,自然开心啦。丈夫不是那种心细的男人,他也不深究,见到雪快乐,他也感到快乐。
 
  雪背着丈夫与枫时不时地幽会,在枫身上,雪找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而这是海不能给予的。雪忽然明白了,她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正是这种激情的生活,海是水,只能给雪以平静;而枫是火,能撩起雪如火般的热情,雪喜欢这种感情,喜欢在熊熊烈火中燃烧自己的青春。
 
  雪情感的天平偏离了正常的轨道,一发不可收拾。当然,雪并不是一个坏女人,对海,雪有着一种深深的愧疚和负罪感,而世俗的一些道德标准也时常会让雪涌起一种堕落感。有时雪也会想过退却,但爱情的诱惑让她变得力不从心。雪开始徘徊在两个男人之间,扮演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色。
 
  枫是那种很有深度的男人,对生活有着一种独特的见解。他们常在一起探讨人生的意义、生命的价值,他的涵养、他的优秀让雪产生了想见一下他爱人的冲动,枫劝雪最好别去揭开这层面纱,雪却一意孤行。恋爱中的女人都喜欢看看自己的对手是一副什么模样,以让自己心安一些。
 
  于是,在一个枫上班而雪不上班的日子里,雪敲开了他的家门。那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人,一副典型家庭主妇式的妇女,雪不禁有点替枫惋惜了。
 
  雪为自己的到来找了一个工作上的理由,女人并不多心,很热情地招呼雪进去,又是烧水又是端荼。
 
  雪打量着房内的一切,很简单但很整洁,可以想象这是一个勤快的女人。突然,墙上一幅大大的镜框画吸引了雪,雪走过去,是枫和女人结婚时的合照,两人挨得很近,女人的笑容很甜,雪的心中竟升起一股醋意。
 
  “你和你丈夫挺恩爱的呵!”女人出来了,雪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 
  “可惜他并不爱我。”女人如此直率的坦白让雪惊讶,雪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她,女人继续说了下去。
 
  “他爱的人很多,我只是他生命中一个偶然时候出现的那个人,于是他选择了我。这些年来,我以为用我的爱可以感化他,女人都这样,以为男人会为自己而改变,多么天真和幼稚,不可能!他的心不在我这儿,我知道,他对我只是一种责任和义务。”
 
  女人平静的话语背后隐含着一种深深的悲凉,雪没想到她会有着一段类似沉重的人生,面对着一个自己不爱或不爱自己的人,那同样是一种折磨。命运怎会这样安排,让他们在恰当的时候错过,又在不适合的时候相遇?雪心里直想笑。
 
  雪深深地低下了头,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已在无意中伤害了这位纯朴的妇人,雪像落荒而逃的敌人从她家中逃离了出来。在那个时候,雪是想过放手的,但在枫面前又情难自控。于是,雪一边味着良心与枫交往,一边自我安慰着与他不过是在玩玩而已,不会影响到他家庭的。然而他们又都犯了一个很幼稚的错误,或许每一个人在情感开始走私的时候都是抱着这么一种心态,结果却在不知不觉中陷了进去。当发觉已无法自拨时,才不得不面对现实,谈谈将来的何去何从。
 
  雪和枫也是这样,他们都是那种家庭心、责任心很强的人,彼此都从不曾想到会因对方而拆散自己的家庭,然而当他们走到这一步,一切已无可挽回。确切地说,无论从肉体还是精神上他们都已深深地给了对方,他们都不再满足于眼前的这种压抑,枫提出要雪离婚,他也会很快与妻子办好离婚手续,然后两人结合在一起。
 
  雪没有立刻答复他,她要考虑一段时间。
 
  (四)
 
  纸终究包不住火,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,想必海也从周围环境中察觉到了什么,这种猜测很快得到了验证。这天,回到家中,雪感觉到家里的气氛有点异常了。海喝了酒,记忆中的他从未喝过酒。
 
  雪轻轻走过去,问道:“海,怎么了?有事吗?”
 
  “你滚开!”海突然对雪吼了起来,这是有史以来他第一次对雪发这么大的火,雪万分委屈,泪水就下来了。
 
  “哦,对不起,雪,吓着你了吗?我不是有心的,原谅我,别哭啊!”海一见雪流泪,就慌了,他的酒意也顿时清醒了许多。他轻轻搂雪入怀,在雪耳边劝着哄着。
 
  这些天来情感的煎熬让雪在他怀中伤心难过地痛哭了起来,她又成了婚前那个爱哭的小女孩。海的抚慰让雪感到心头的温暖与踏实,她原本打算要说出来的两字终没说出。
 
  “雪,我是太爱你了,可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捉住你的心。你要房子,我给你;你渴望安静的生活,我们搬到这片枫林中;你喜欢写作,我从不干涉你;你不想要孩子,我也尊重你,你想要什么我都想方设法满足你,就差没把心剜出来给你,你到底还想要些什么?还不满足些什么!……”
 
  海激动的声音回荡在雪耳边,雪迷惑了。是的,她还想要些什么呢?别的女人没有的她都拥有了,难道还不知足吗?雪刚筑起来的心理防线又崩溃了。女人都是需要男人的疼爱与呵护,一个是深爱着自己的人,一个是自己深爱着的人,她不知该如何取舍。
 
  雪找到了枫,把事情告诉了他,枫咄咄逼人地追问:“你选择他还是选择我?”
 
  “对不起,枫,我们不能……如果有来世,我们再……”雪流着泪哭诉道。
 
  “不,我不相信有来世,你也不相信,是吗?既有今生,为何要等来世?”雪又一次融化在枫的柔情中,两人相拥而泣。
 
  就在他们策划着他们的未来时,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,海从五层楼高的建筑工地上摔了下来……雪拼命赶到了医院,望着浑身缠着纱布不省人事的海,雪泪如雨下。如果不是她的事让他分心,他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。而就在同时也传来枫的妻子自杀的消息,枫也回到了他妻子身边。
 
  生活在瞬间恢复了正常的轨道。
 
  (五)
 
  海出事后,雪一个人料理家中事务,一边忙于医院,一边忙于家庭,两边匆忙奔走。
 
  家里的开支和一些琐碎的家务事以前都是海安排妥当,而现在一切都落到了雪的头上。煤气没了,雪不会叫人充;电线断了,雪不会找电工;灯泡坏了,雪不会修……雪怕黑,晚上,一个人守着屋子,颤颤栗栗的,外面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都会吓得雪半死。雪忽然发觉自己竟是如此的脆弱,失去了海的搀扶,她几乎无法独立地生活。
 
  雪开始怀念起海在家中种种的好,想起自己在写作中迷迷糊糊睡去,海总会小心翼翼给她披上一件大衣;想起母亲病逝时,海一边办理丧事,一边劝解安慰她,给了她无尽的力量;想起每次自己受委屈时,海任由她像小孩子一样在他的胸膛中尽情挥洒着不争气的泪水……雪的泪水竟不知不觉流了满脸。
 
  雪蓦然惊觉,原来她对海并不是没有感情的,只不过这是一种朴实无华的感情,如流水般平静,却源远流长,而对枫的感情只是生命中某个特定阶段萌发出的一种激情,像波涛膨湃的江河,一阵咆哮之后终会趋于平静,最终走向消逝。雪的心突然间释怀了,那一刻她只盼望海快快好起来,以弥补自己的过失。或许是上天感动了吧,海竟奇迹般地好了起来,只是他从此将得依靠拐仗行走,但雪知道她会扶着他走过后半生。
 
  枫又来找雪了,这次他们很平静地走在落叶满地的林荫小道上,两人都感到一种劫后余生的疲累,脸上焕发出一种与年龄不相衬的沧桑。他们都不再说话,只是默默地走着。
 
  远处,山上的果树挂满了枝头,红通通的,垂涎欲滴;近处,田野里是一片金黄色的麦子;路边,河流在经过夏天的奔腾之后,渐渐趋于平静,缓缓地流淌着;岸上,落叶纷飞,旋着转着掉进了河里……
 
  深秋的原野到处是一派浓郁的秋色风光。
 
  望着眼前的一切,雪平静地说:“枫,你看到了吗?秋天就要过去了,生命是在经历过深秋之后才会成熟的。我们都已走过那段年少轻狂的岁月,再也背负不起生命那么多的重荷了。或许这就是人生吧,我们相识在生命的深秋,曾经错过太多,又重新收获了许多,就让我们好好保留这份回忆吧,别让这个秋天成为心中永远的伤口……”
 
  枫没有说话,他又一次轻轻地拥雪入怀,吻了雪。这是一个不带任何杂念的吻,那里面包含着太多的东西,有理解,有遗憾,有抱歉,有祝福……
 
  雪的泪水又下来了,在这个深秋的季节。
 
  曾经相信天下皆是缘,爱过之后才知道,缘份无非是在适当的时候错过,又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,这一份迟到的缘份只会带来无尽的伤与痛,珍惜拥有把握现在,才是最真实最永恒的幸福!
 
  生活又回复了以往的平静,海却无法坦然了,他常叫雪离开他,找寻属于自己的幸福,他不想因此拖累雪的一生。
 
  雪淡淡一笑道:“无论你变成怎样,我都会永远陪着你。傻瓜,我爱的是你呀!”结婚以来,雪第一次对海说出一个“爱”字,雪看到他的脸上绽放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的光彩……
 
  

责任编辑:admin 大奖88pt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