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大奖88pt88注册忘记密码

大奖88pt88:文学花园一王子——访本网作者王子群

发布于:2016-03-10 11:13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朱耀军
 编辑按语:王子群的作品很成熟,在本网发表多篇文章后,引起了本网的关注,为此,本网安排编辑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 
  本期专访作者简介:王子群,河南省项城市人。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。多次荣获河南省文艺大赛金奖、一等奖、群星奖、牡丹奖等。先打工十五年,做窑工、钢筋工、瓦工、电焊工、搬运工、炼锌工等,后从事文化工作十年,做舞台编剧、动漫编剧、文案等。酷爱文学,关注社会热点问题。曾获长篇小说杂志举办的第三届海内外华语文学书稿交易会优秀奖。另有戏剧、曲艺作品上演,多次荣获河南省第八届小戏、小品(曲艺)大赛金奖、河南省第九届小戏、小品(曲艺)大赛一等奖、河南省群星奖、河南省牡丹奖等。
 
  已出版长篇小说《临时夫妻》(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9月版)、《门》(天地出版社2012年6月版)、《乡村守望的女人》(2013年6月新华出版社版)等,均引起社会巨大反响。
 
  本期专访采访人:朱耀军(忽然花开文学网小说故事栏目编辑)
 
  看了王子群发在本网的作品,让我对他产生了兴趣,再了解他那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后,着实让我震惊了。
 
  他的长篇小说《临时夫妻》关注底层生活、直击农民工喜怒哀乐,让人阅读时欲罢不能。出版前被挂到网上,50天的点击量就超过了100万次,出版社首印10000册,不到半个月就销售一空,并且不得不紧急重印……他的第二部著作《守望乡村的女人》不但在网络上受到网友们同样的追捧,引起了巨大反响,出版商们更是争相要求取得公开出版权,好几家影视公司也主动找到他,要求改编拍成电影。现由此改编的同名电影《守望乡村的女人》荣获第46届纳什维尔国际电影节“评委主席奖”和“观众特别奖”双奖。更让我欣喜的是,这样一位有着传奇色彩奋斗历程的中原汉子,和我有着同样的生活轨迹——曾长期在厦门务工,让我遗憾的是,当我联系到他时,他已回到了河南项城的老家。
 
  独自漂泊异乡,除了烧窑之外,王子群到水泥厂扛过泥包、到建筑队干过钢筋工和瓦工,甚至还当过厨师、炼过锌,都是又脏又累的活计。正是这些在别人眼里看来是一种艰苦的经历,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他不怕脏,也不怕累,却最怕精神上的孤独和寂寞。心里有话却找不到人交流,他便悄悄地拿起了笔,尝试着把心里话写出来,自己对自己倾诉。打工的生活无疑是艰辛和困苦的,而他却能在逆境中坚守,白天打工挣钱,晚上伏案看书,练习写作,不仅写小说,写散文,也写河南坠子和豫剧小戏,这样的日子一熬竟有12个寒暑。
 
  在我看来,他是不平凡的,他是我们打工一族的楷模,是我学习的榜样。
 
  王子群告诉本网,大概是在1989年元月,因为自己打工的工地上没活,便回到家里准备过年。一天中午,王子群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“午间半小时”栏目播出的“纪念改革开放10周年征文启事”,忽然心有所动,就想试试。于是,便以《烟》为题写了篇千字文,反映改革十年给中原农村带来的巨大变化。草稿写好后,他从作文本上撕下几页方格纸,工工整整地誊写了一遍,然后,便跑到乡邮电局,按事先记下的地址寄了出去。
 
  “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投稿,当时根本就没抱多大的希望。”王子群说,“几天之后的一天中午,当村上一些邻居听了广播后跑到王家来‘道喜’时,我才知道,我的习作竟被采用了。”又是几天之后,当一张20元的稿费单寄到自己所在的汪营村时,王子群一下子成了乡亲们眼里的“大秀才”。
 
  让王子群没有想到的是,就是这篇千字文,竟引起了乡政府领导的关注,春节过后,王子群被抽到乡政府去上班,专职负责新闻报道。一个连高中都没上完,又没有任何官方背景的农村小伙,仅凭一篇千字文就当上了乡里的编外干部,这是很多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,王子群自然也很看重。在其后一年多的时间里,王子群干得非常卖力,整天骑辆自行车到处找新闻线索,在市和省级媒体上发表了大量新闻作品,成了乡里有名的“一支笔”。
 
  王子群喜欢的作家有很多,如鲁迅、茅盾、老舍、曹禺、郁达夫、赵树理、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、毕飞宇、刘庆邦、李佩甫、霍达、余华、周梅森等,古代的作家如曹雪芹、施耐庵、罗贯中、吴敬梓、吴承恩,外国的如海明威、德莱赛、马克吐温、塞林格、司汤达、托尔斯泰、菲茨杰拉德、巴尔扎克、莫泊桑等。王子群说,“但有一点,我喜欢某一个作家,不会喜欢他的全部作品,而且读他们的某一部作品的时候也是出于学习的目的和心情的。”也许,正是这种学习的态度,让王子群吸收了很多营养。“要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。他们是鲁迅、路遥、刘庆邦。”王子群说,“鲁迅是我从小学课本里就知道的大作家,他关心人民疾苦,针砭时弊,铁血担道义,文章著千秋。对鲁迅我是敬仰不已的,我以为只有像鲁迅那样的作家才配得上作家这个称呼。”
 
  王子群最佩服鲁迅先生对生活的观察,他认为,鲁迅往往寥寥数笔就能使一个人物呼之欲出!
 
  路遥是王子群佩服的当代作家之一,“很遗憾,我知道路遥的名字是因为他去世的消息,此后听人说起《人生》,又过了几年我才第一次见到了路遥的作品。”王子群告诉我们,《人生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截至目前他也都是只看了一遍,但却对里面的人物印象深刻。“等我看完《平凡的世界》创作随笔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,我真的震撼了!我没想到路遥是这样认真的一个人!”王子群说。此后,王子群经常与别人谈论路遥创作《平凡的世界》的故事。
 
  王子群说,“鲁迅先生跟我不是同时代的人,无缘见面,路遥是跟我生活在同时代的,应该可以见到的。可是,在以后的多年里,我都很遗憾,没能见到这位令我肃然起敬的作家,哪怕仅仅见一次,看一眼也好啊!”后来,路遥不幸离世了,王子群一直想到路遥的墓前上一炷香,可是直到今天,他也没能如愿。“不过,我想说,先生,欠你的,我一定会还的!”王子群虔诚地对我们如是说。
 
  刘庆邦是王子群的老乡,在这三个作家里,刘庆邦是王子群知道的最晚的一个作家。“初读刘庆邦的作品没觉得那里好。别人告诉我,继续读,读得多了才会知道好。”王子群说。
 
  后来刘庆邦是王子群知道刘庆邦有一个外号,叫做获奖专业户。再后来知道刘庆邦像自己一样,最初是在煤矿打工的乡下人。再再后来,王子群知道刘庆邦还是自己的老乡,仔细一打听,自己家到刘庆邦老家不超过30华里。这让王子群不兴奋不已。“同一个地方的人,为什么他能做得那么好?写煤矿能写得那么好?”王子群在反思,他说,“写矿工生活,咱没话说,人家是煤矿工人嘛;写都市生活咱也没话说,人家现在是城里人了嘛。可是,人家把共生共长的豫东农村也写得栩栩如生啊!而这些,在过去就是我觉得太平凡太普通没什么可写的啊!”“刘庆邦太了不起了!作为老乡,我向他致敬!”王子群说。
 
  在生活中,王子群是一个很随和的人。“这是由我的待人处世观念决定的。”王子群说,“人总是有缺点的,如果你看一个人老是看人家的缺点,那么那个人在你眼里就会变得一无是处;反过来,人也总是有优点的,如果你老是盯着别人的优点看,那么那个人在你眼里就会变得可亲可敬起来。”
 
  “还有,如果你老是看别人的缺点,对别人来说会很讨厌你,对你自己来说会慢慢变得自负自满,别人会更加讨厌你;反过来,如果你老是盯着别人的优点看,对别人来说你会很受欢迎,对自己来说你可以从别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,从而变得更有力量,更受欢迎。”
 
  对于写作,王子群是这样认识的:有人说写作是个辛苦活儿,对此,王子群并不认同。他说,写作其实让自己很享受,所以自己才会孜孜不倦地写作、写作、写作!自己最喜欢的也还是写作。
 
  除了写作,王子群现在喜欢做的事还有拍电影。王子群认为,电影和小说都是讲故事的艺术,只不过形式不一样罢了。王子群出身在底层,更关注底层人的生活状态。但他也认为,当今的国人过于浮躁,愿意读书的人一天比一天少,底层人愿意看书的更少,几乎少得可怜。他希望通过影视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,加上现在载体和信息的便捷(如手机,车载媒体等等),便于传播自己想要表达的文化和思想。
 
  在谈到是如何与忽然花开结缘的时候,王子群是这样告诉我们的,他说自己偶然看到忽然花开文学网,一下子就被网站的名字吸引了。王子群说,能起这个名字的投资者、参与者肯定都是一批很有个性又很浪漫更有理想的人!
 
  王子群告诉我们,再看网站的内容,感觉还不错,于是就决定入驻了。“不过,近年来,我短文写得少了,更多的在创作长篇。但是我会一直关注忽然花开这个网站,愿意和它同风雨共成长,感受它的喜怒哀乐,伴它风风雨雨!”
 
  
责任编辑:admin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